缉毒执法
jdzf
缉毒执法 > 列表
贵阳一线卧底缉毒警讲述:真实缉毒比大片更揪心
发布时间:2016-12-13 09:44:00 作者:刘丹 刘啟钧 来源:贵州商报

10.jpg

  “涛哥”,34岁,从警12年。

  在他身上,警察的英气被刻意隐藏。穿着、打扮以及眉宇间的闲散,更像是一个商人。就像《湄公河行动》里的钱老板,出手阔绰、说话荤素不忌,骨子里却是一把宁折不弯的钢刃。

  “涛哥”才结束办案,和朋友一起去看了《湄公河行动》,“还可以,有一定真实性。”他的语气里有湄公河的味道——— 汹涌的、沧桑的、刺激的味道。

  他说自己参与的缉毒,没有大片里的枪林弹雨,枪毒同源很少出现,见得最多是刀,“古惑仔、看场子的吸粉,他们会随身带刀”,也不可能是几十上百公斤的毒品大案,“那种上线一般接触不到”。他摸的“鱼”,主要是中下层毒贩,一次次的周旋,如同在刀尖上行走。

  “涛哥”,34岁,从警12年。 在他身上,警察的英气被刻意隐藏。穿着、打扮以及眉宇间的闲散,更像是一个商人。就像《湄公河行动》里的钱老板,出手阔绰、说话荤素不忌,骨子里却是一把宁折不弯的钢刃。 “涛哥”才结束办案,和朋友一起去看了《湄公河行动》,“还可以,有一定真实性。”他的语气里有湄公河的味道——— 汹涌的、沧桑的、刺激的味道。 他说自己参与的缉毒,没有大片里的枪林弹雨,枪毒同源很少出现,见得最多是刀,“古惑仔、看场子的吸粉,他们会随身带刀”,也不可能是几十上百公斤的毒品大案,“那种上线一般接触不到”。他摸的“鱼”,主要是中下层毒贩,一次次的周旋,如同在刀尖上行走。

11.jpg

  电影《湄公河行动》中,缉毒警察的胆识与身手无一不让人钦佩;它震撼,以扣人心弦的商业警匪片形式,显现“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”的家国情怀,一片看罢,心中自有豪情万丈、荡气回肠。

  现实生活里,真正战斗在一线的缉毒警察,他们身份很隐蔽,照片不能公开。他们看人、琢磨事儿的眼神和普通人不一样,很敏锐,随时都处在思索状态。日前,本报记者走进贵阳市公安局云岩分局一名一线缉毒警,他的经历没有大片里的枪林弹雨,但真实的缉毒远比大片情节更揪心。一场场行动,有刀和卧底的血雨腥风,有临危不变的机智,也有死亡的威胁。

12.jpg

  扮成“金主”交易,一波三折沉稳应对

  《湄公河行动》中,高刚化身钱老板,谈笑风生间谈毒品生意;在我们身边,涛哥伪装“金主”,和毒贩周旋。

  一次,线报称贵州某地有毒品交易,毒品量可能达到1至2公斤。他、侦查员、一名辅警、一名线人凌晨4点出发,早晨7点赶到。

  一到市区,下榻指定酒店,涛哥和线人直奔房间。“我一进去就暗自叫苦,货主离开了,只剩中间人,让我们到外面交易。”这和设想相差甚远,“以为一进门,人货俱在,我找个机会上洗手间通知下面的人支援抓捕。”

  现实状况有偏差,担心推脱引怀疑,涛哥嘴里应付着“好,走嘛”一边和中间人下楼。当他发动车辆时,不经意问道:“去那儿多远?要40分钟啊!”他恼火地踩刹车,“大家都是朋友介绍,没必要搞神秘,万一你们设局吃钱怎么办?”

  他提议中间人把货主喊上来。女中间人打电话和货主商量,改在下午交易。

  下午去停车场取车前,涛哥借故给同事打电话。中间人把涛哥带到路边,没一会儿,对面有一个男生走过来,凭直觉,他觉得是货主。借故买烟,看见男生上车,确信无疑,故意招一下手,示意同事“上”,但有车挡了一下,同事没看见,自己只有硬着头皮先上车。

  “我一上去,对方就拿出200多克毒品,我也把2万块钱拿出来。”为拖延时间,递钱时,他故意把胶纸抠破,让对方清点。

  货主警惕性强,数钱到一半便表示没问题,要下车。

13.jpg

  没有借口强留,也不可能马上实施抓捕,且不提双拳难敌四手,万一对方有武器更棘手。但眼睁睁地看着上钩鱼儿溜掉是不可能的,情急之下,他脱口而出:“我没火机,去对面买一个,抽支烟。”

  他下车同时,对方也马上下车。抓捕时机未到。涛哥先走到对方身后的小卖部,嚷着:“老板,来个火机。”扭头故作轻松问道:“兄弟,钱对的嘛?”男子刚一张口,马上被按在地上。后车同事立刻冲上来,将车里的中间人控制住。

  落网后,女中间人崩溃,因当天还有一场交易,本打算让她领路,但见其精神状态容易露馅,涛哥让同事看守,自己和线人回房。

  “房间里还有另外一条交易线,我就让芳芳(女中间人)给他们打电话,说想多买点货,想办法安排货主见面。”

  这个圈子里,大部分人为求财。涛哥财大气粗地把皮包拿给中间人“陈哥”过目,谈好可以再买300克冰毒,但事成以后,他要“抽水”50克冰毒和3000元。

  在陈哥的带领下,涛哥和毒品贩卖的幕后老板见面,并将其抓捕。

  惊险:货主让他尝尝

  “卧底最难的是什么地方?”

  “你要让对方相信,你和他们是一类人。”

  贩毒者嘴里的白酒其实是冰毒,红酒就是麻古,“人家说要10瓶白酒5瓶红酒,就是要10克冰毒和5个麻古。”

  但演得再像,也有险些露出破绽的时候。那次经历说起来,真是一波三折。

  本来商定好,一进门就是信号,结果没想到,和同事、线人到货主家后没看见东西。怎么办,外面的兄弟已经过来敲门了。

  “整个人心都提起来,这也太巧合了,你和人家约好看货,一进家就有人敲门。”同事打开一条门缝,问找谁,缉毒便衣一见苗头不对,马上说找错了。

  “他把门一关,我就装着吓到了,货主疑心很重,他把东西拿出来说‘整两口压压惊”不能真吸这玩意儿,正推脱,对方眼神愈加不对劲,关键时刻,还是线人解了围。

  “干缉毒就是这样,变数太大,意外随时发生,只有随机应变。”为不露出马脚,尤其是在和一些贩毒高层人物见面时,涛哥前面一二十分钟都不怎么说话,“因为有压力,一紧张容易说错话。”当他慢慢观察到房间情况后,才让身体慢慢放松,迅速进入角色。

  躲在出租车后备厢,听到喊“快出来”,只见毒贩一刀插进同事大腿

  贩毒者,除了卖零包的一些“小鱼小虾”,中层及以上者多为“提着脑袋玩命”,因为一旦被捕,刑罚很重。

  缉毒警,也如同在刀尖上行走。

  涛哥点燃一支烟,在袅袅烟雾中,说出一件往事。那年,有人举报在二戈寨发现一名贩毒者,且此人涉嫌抢劫、强奸等犯罪行为。

  根据部署,他躲在出租车后备厢,以三声喇叭为信号,一旦按响证明要上。过一会儿,他就听见同事在喊“赶快出来。”跳出后备厢一看,贩毒者被同事从后面死死抱住,眼见无路可退,贩毒者从腰间抽出一把刀,从上往下就朝同事大腿插去,捅到大血管,瞬间血流如注。

  “其他人控制住凶徒,我马上把皮带解下来帮他止血。”他们紧急将人送医抢救,医生说,再晚来一步人就没了。

  还有一次,他还在实习时,处理现场交易200克的毒品案,对方拒捕,抡起斧头冲上来拼命,缉毒警把枪掏出来警告他别动,不听,红着眼睛继续冲,朝天开第一枪,他置若罔闻,第二枪打在腿上,还在冲,并使劲挥舞斧头要砸过来,第三枪打在肚子上。

  遇到的讨价还价和生命威胁太多

  干缉毒警多年,涛哥曾单枪匹马擒拿穷凶极恶的毒贩,也在生死关头沉稳与瘾君子斡旋……那些惊心动魄、血雨腥风造就贵阳缉毒圈一个名声大噪的英雄,但英雄首先也是个普通人。

  抓捕毒贩、瘾君子,有人出价10万、20万想他高抬贵手,遭拒后,咬牙切齿、赌咒发誓撂下狠话:“你不要等我出来,我出来要你全家的命。”

  家,是铁汉背后的柔情。每每聊起家庭,聊起孩子,这个热血男儿总是眼睛湿热,“我一出去办案,可能几个月都回不来,4岁儿子都说喜欢妈妈不喜欢爸爸。”对于家人的愧疚,他以最原始的方式补偿,一回家就喜欢给儿子买玩具,看中什么,买买买,为此家里人没少说他。

  对于妻子,他从来不说缉毒的凶险和艰辛,每当问起,都说还可以,他怕她担心,也只盼望着家人拥有安静的生活。

  涛哥的妻子和孩子就和我们每一个普通人一样,之所以在光明下面看不见黑暗,并不代表它不存在,而是有人为我们挡住了黑暗。(记者 刘丹 刘啟钧)